宝贝我好想要你给我宝贝让我尿在你里面书包网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妇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文学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妇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妇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妇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妇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妇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妇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妇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杨羽站直了身子,装出一副书生样,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是一名大师,风水大师。

 

 

这招换了忽悠别人,哪怕是三岁小孩,都行不通,可这傻二狗他爹偏偏是个迷信狂热分子,这生意人往往都如此,蛇打七寸,杨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中傻二狗他爹的七寸,要是成了,杨羽想想都兴奋,这表姐美如天仙的身体就属于自己的了,到时,一定要她像昨晚的紫舒一样干得她失禁,表姐失禁起来的模样杨羽想想都觉得刺激。

 

 

杨羽不急着去傻二狗家,何况刚才那村妇应该还没走,先在村里溜达一圈熟悉下环境和人文再说。这村子和浴女村的最大区别就是迷信,因为杨羽发现自己刚走进来没几步,就村妇围过来要求算命。

 

 

杨羽只好装模作样,摸摸自己的八字胡须,一阵沉思。杨羽当然不会算命,但是算命无非做好两点就能骗过去,一就是说好话,二是学会观察。

 

 

杨羽看了看眼前这村妇,三十出头,大,足,嘴角还有颗痣,一看就是母老虎的命。

 

 

这个大姐长的一副旺夫相,大说明根基稳,大说明子孙多福,再看你嘴角这颗痣,真是吉人痣啊,只要回家多跟丈夫每日多行几次房事,好运自然就来了。

 

 

杨羽说起话来还真有模有样。

 

 

这村妇一听,竟然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当场乐了,急忙往杨羽手上塞了几块钱,杨羽当场愣在那里,自言自语道:我呀的随口说的,这也能挣钱?还是办大事要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傻二狗爹家旁,这座宅府比旁边的房屋不知豪华了多少,浓浓的一股迷信气息,门上贴了秦琼尉迟恭,两边各种一棵大树,正面墙壁内嵌了一面镜子,杨羽定睛一看,那不是傻二狗子吗?这样子跟表姐和那村妇描述的一模一样,脸大脖子粗,一看就知道是个2B,这2B正坐在门口咬着玉米棒。

 

 

杨羽马上装出走累了的样子,一副疲惫模样,走了过去,坐他屋前的台阶上,拿出壶子准备喝,看看这2B傻乎乎的啃着玉米,也馋了,笑着说:傻二狗子?给叔叔也啃一口如何?

 

 

那傻二狗子撇了一眼,转过身,护住了玉米,继续吃。杨羽乐了,这不正是2B的表现吗,正常人哪是这样子的?

 

 

我用糖跟你换怎么样?杨羽说着拿出村口买的糖,递过去给傻二狗。

 

 

那傻二狗看了看糖,呵呵一笑,喊道:你当我是啊,还吃糖,回去哄三岁娃子去吧。傻二狗说了一句,继续啃自己的玉米。

 

 

这次轮到杨羽愣在那里了,分明的表明我杨羽才是那个啊,看这话骂的。杨羽只好收回了递过去的手,喝起水壶继续喝,咕隆咕隆地喝得津津有味。傻二狗这时转过头了:叔叔,你喝的啥?

 

 

杨羽也学着转过了身,保护起水壶:这东西你不能喝。说着,又继续喝起来。

 

 

那傻二狗一听说不能喝,更好奇了,傻傻得看着杨羽喝,然后递来了玉米,说道:我跟你换?

 

 

杨羽心中暗笑,傻子终究是傻子,幸好自己留了一手,装出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好吧,只许喝一口哦?

 

 

那傻二狗一听,乐了,拿起水壶就咕噜咕噜得喝,喝到一半他才感觉怪怪的,就递了回来,往屋内跑去了。

 

 

杨羽心中暗自好笑,还不中招?就起身躲在了树荫下,等了半个钟点,才看见傻狗子他爹从外面回家,这傻狗子他爹长得跟傻二狗子还真一模一样,脸打脖子粗,像个屠夫。

 

 

杨羽急忙钻了出来,大摇大摆着装着算命先生的样走了过去,把竹竿举得高高的,嘴里还喊着: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tyau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