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总追妻套路深小说连载全文墨总追妻套路深 最新章节

宁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

一幢幢摩天大楼比肩相连,高耸鼎立,形成一个W型的俯视图。

十层之上,所有的窗户,全都是单向遮光镜,阳光照上去,泛起钻石样的光泽,耀眼而夺目。

这是令普通人望而却步的地方,墨氏集团总部。

墨氏总裁办公室里,身穿一身蓝白色爱马仕衬衫的墨文宇双腿交叠,笑盈盈的说:四哥,听说那个苏辛伊派人把你们一家人的合影公布出去了,这是要逼婚的架势吧?你打算什么时候从啊?

墨启敖放下手里的文件,冰凉漠然的眸子扫过窗外的云霞,矜薄的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墨文宇有点着急,他眼巴巴的看着墨启敖说:四哥,人家苏小姐给你养了五年的孩子呢,怎么说你也跟人家扯个证!

虽然当初她借四娘的手给你下药是不对,但孩子到底是你的种啊。

一提五年前,墨启敖嘴角不禁勾了起来。

那合成照片的事情他知道,这些年来,苏辛伊没少自导自演这些戏码。

当年,苏辛伊借他母亲的手给他下药,为的是爬上他的床给他生给孩子。

可他墨启敖是谁?怎么可能任人算计?

凭着仅有的理智,他扣坏了门牌号,上了另一个女人……至于那个女人是谁,管他呢,反正是个滋味不错的解药。

那夜,他故意不出声,直接封堵了她的唇,将她一直做到昏厥……

至于苏辛伊那个心机女人,生的到底是谁的孩子,他心里有数。

他之所以不管,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当年,他需要一个孩子返回墨氏,既然苏辛伊非说孩子是他的,那他姑且当两年便宜爹玩玩。

但若说娶……呵呵!

墨文宇见他一直不说话,便又找话题说:我听说那个穆家的大小姐回来了!你也知道她吧?当年风云一时的人物。

想当年,我墨五少爷也算摘花拈柳的风流人物,就是因为听说了她的事儿后,才金盆洗手的!

想那赵总裁一把年纪,愣是玩了个精尽人亡,我不得不引以为戒啊!

墨启敖峻拔的眉峰一拧,不满道:好端端的,提她干嘛?

墨文宇这才想起四哥和那丫头不对付,立即出言赔罪道:失言失言!

若说墨启敖和穆柠溪不对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梁子,无非也就是在某一次见面时,穆柠溪不客气的问: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干嘛?不会是喜欢我吧?

墨启敖:白痴!

归于老百姓嘴里,那就是:你看我干嘛?我看你咋滴!这样一眼不合的仇怨罢了。

明明四哥是个不爱搭理女人的人,怎么偏偏对那个丫头怨念这么深呢?

墨文宇心虚的看了看墨启敖,心虚的说:四哥,那我可以走了吧?

墨启敖冷眸扫了他一眼:说,奶奶的病情!

墨文宇立刻乖乖坐回沙发上,俊秀的眼怯怯的瞄着他说:奶奶说啊,她的病就是跟你累的,主要是因为你不成家立业……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奶奶的原话!

还没等墨启敖发飙,墨文宇就立刻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南宁市第一医院,穆柠溪敲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院长笑着夸道:亨利博士的眼光果然不错,他的学生果然又聪明又优秀!我刚才看了你的简历,还不到三十岁?

是才二十七岁啦!从穆柠溪身后钻出一个人见人爱的小脑袋,穆梓煊非常认真的说:我妈咪上学时候跳了两级呢!

穆柠溪很抱歉的说:不好意思院长,这是我儿子,来的匆忙,我还没去找幼儿园。

穆梓煊倒是一点不怯场,从妈妈身后走出,伸出小手对院长说:院长伯伯您好,我叫穆梓煊,以后请您多照顾照顾我妈咪哦,她是个工作狂,但她身体又不好,总是令人很担心。

院长都快退休的人了,却被这个四岁多的小娃娃叫伯伯,心情简直开心到起飞!

他抬了抬脸上的厚重眼镜,笑着说:哎呦呦,这孩子不得了,长的真是漂亮!说起话来,更是不寻常,和你妈妈一样,是个聪明的孩子!

穆梓煊回头看了眼穆柠溪,笑的有点勉强……妈咪的确是聪明的,可在生活上很糊涂的好么?

不然,怎么会连他的爸爸都找不到呢!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再度敲响。

进来!

院长应了一声之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开门走了进来。

男子有着利落的短发,朗眉星眸,面容和善。

这是顾晟择,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主任医师。

院长又向顾晟择介绍说:这是穆柠溪,是亨利博士的学生,你们以后多交流多学习!

欢迎你来到金宁第一医院。顾晟择伸出手,与穆柠溪轻轻相握,礼貌而绅士。

穆梓煊走过去,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顾晟择,带着十足的稚气说:顾叔叔,我会看手相哦,让我给你看看好么?

说着,他就将小手伸向了顾晟择的手。

穆梓煊,没礼貌……穆柠溪想把儿子拽走,可顾晟择却笑着说:没关系的。

他将手大大方方的递给穆梓煊,温柔的说:快来看看吧,叔叔三十多还没有女朋友呢!却也有点迷茫呢。

穆梓煊向穆柠溪眨了眨眼,笑嘻嘻的翻开了顾晟择的手心。

看过顾晟择的手相之后,孩子开心的笑容僵持在肉嘟嘟的小脸上,失落的样子令穆柠溪觉得心疼。

这个小傻瓜,总想通过看手相找到爸爸,可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啊!

顾晟择看到孩子的反应,也是心头疑惑,他轻轻摸了摸孩子发硬的头发,柔声问:怎么了?叔叔的命不好么?

穆梓煊勉强勾了勾薄唇,帅气的小脸上带着惹人怜爱的笑容。

不是啊,叔叔的桃花运很好呢,叔叔以后一定会是个幸福的人!

虽然这么说,可孩子脸上的失落是无法掩藏的。

那种早熟的懂事令人心疼,虽然顾晟择不知道为什么孩子在看手相前后的反差会这么大,但那一刻他真的有点心疼这个孩子了。

穆柠溪听这种手相点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牵过儿子的手,对院长和顾晟择说:我还要去找住的地方,就先带孩子离开了。

好,慢走。

顾晟择送她们到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之后,穆柠溪看着儿子低垂的头,安慰道:你真的会算出自己的爸爸?

这是当然的。

穆梓煊垂着头,心里还在可惜着,为什么那个帅气的医生叔叔不是自己的爸比呢?

你怎么算啊?

看手就能算出自己的爸爸?这怎么可能呢?

天机不可泄露!穆梓煊扬着小脑袋,嘟着小嘴,神秘的说。

穆柠溪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屋子,安顿好孩子之后她正式入职了南宁市第一医院。

临近中午,办公室的门被猛的拉开。

程医生一副见了鬼似的跑进来说:穆医生,那个,那个墨总,在院长办公室等你,你快快过去!

看着忽然变成大舌头的程医生,穆柠溪淡定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办公室走。

站在办公室门前,她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推门而入时,带着一脸的公式化微笑。

墨总,找我有事?

办公室里,墨启敖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只是普通的沙发,但被他这么一坐,愣是坐出了王爵的范儿。

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女人,嘴角若有似无的扬着,多年不见,她依旧是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笑得无功无过,却也无情无义。

无需他亲自开口,院长就对穆柠溪说明了墨启敖的来意。

墨总的奶奶,身体不太好,肺子里长了个结核,因为年龄大了,所以很多医院都不敢接。

听说你是亨利博士的学生,懂得最先进的纳米治疗技术,所以墨先生想让你主治墨奶奶。

原来,是为了奶奶……

想不到这冰山男人还挺孝顺的。

穆柠溪向墨启敖看了一眼,忽略了那双全世界女人都为之沉迷的目光,勾唇浅笑道:那就让墨奶奶来做个检查吧。

病例在这儿。墨启敖将一打病例直接递给穆柠溪,穆柠溪在他注视下愣了个神,墨启敖一松手,哗啦一声病例撒了一地。

墨启敖侧头看向院长,淡然出声:你确定,她能拿好手术刀么?

院长有点下不来台,他不认为穆柠溪是个花痴啊,怎么这会儿忽然愣神了呢?

他轻轻拉了下穆柠溪的衣角,提醒道:穆柠溪……

穆柠溪迟疑的嗯了一声,弯腰去捡地上的病例。

穆医生的为人我略有耳闻,这个医生的人品……墨启敖故意将话说了一半,让人想入非非。

穆柠溪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事情过去五年了,墨启敖不会要提起她当年的事儿吧?

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

她收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病例,直视着那双深沉潋滟的眸子,硬着头皮问:我人品怎样?墨先生您可以直说!

心中继而嘀咕:我是点了你墨家的房子!还是刨了你墨家的祖坟?

两人无声对视着,仿佛是多年未见的仇敌,四目相对,谁也不让分毫。

这可急坏了院长,他若是知道穆医生和墨启敖有着不为人知的旧恨,他肯定不会向墨启敖推荐穆医生的。

墨家是得罪不起的,这下子,墨奶奶手术的事儿估计要凉凉了,那墨总资助医院扩建的事儿,也肯定凉凉了!

哎,早知道他就提前打退休报告了。

就在院长内心戏狂飙的时候,墨启敖勾唇浅笑道:穆小姐的人品,很不错!

呼!

穆柠溪和院长暗自松了口气。

是,我们穆医生的人品和专业技术都没的说……

院长开始猛力推荐穆柠溪,恨不得将她夸成华佗转世。

墨启敖却出声,淡淡的打断了院长的话:那我奶奶的手术,就交给穆医生了。

好,好!

院长连声赞同,并拉着穆柠溪一同送墨总出去。

刚出办公室,穆柠溪就看到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宝贝儿子。

骤然在这里看到了长的像爸爸的男人,穆梓煊简直激动到无以复加。

以前他都是先打招呼,经过同意才看人家手掌的,但这一次,太过兴奋的他竟然直接朝墨启敖跑了过去。

墨启敖和院长正往vip电梯的方向走,并没注意到普通电梯这边。

当小小的穆梓煊朝墨启敖跑近的时候,墨启敖才察觉到不对劲儿,出于本能,他向旁边退了几步。

哎呦……

待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穆梓煊已经因为惯性一个跟头扑倒在了地上。

儿子!

看着心爱的宝贝扑到在了地上,穆柠溪无比心疼的将孩子抱了起来。

而这一声儿子,也叫乱了墨启敖的心,他刚想伸手去看孩子,穆柠溪就抱着孩子转了身。

院长,我带孩子去上点碘酒,墨先生,恕不远送。

说完,她就抱着孩子快步往回走。

妈咪,我看到了……

闭嘴!

穆柠溪太知道孩子要说什么了,所以才出声喝止住了孩子的话。

穆梓煊从没被穆柠溪这么吼过,他知道妈妈不高兴了,立刻闭上的粉嘟嘟的小嘴,不再说话了。

他嘟着小嘴趴在了穆柠溪的肩头,眼巴巴的看着站在原地的墨启敖。

这个孩子的眼睛又黑又亮,有种直穿人心的感觉!

墨启敖就那么看着孩子的眼睛,忘了反应。

您别介意,这穆医生最疼的就是她的儿子了。院长以为墨启敖不高兴了,是以出声调和。

嗯。

直到穆柠溪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墨启敖才抬脚迈进电梯。

停车场里,厉路见墨启敖出来,立刻躬身打开了科尼塞克的车门。

墨启敖坐进车子,车子立刻发动,如箭矢一般脱离了停车场。

厉路,给我查一查穆柠溪这几年的资料。

是!

墨启敖靠在椅背上,对于那个孩子久久不能释怀。

那个孩子的眼睛,实在是太透彻了,那种贯彻人心又满怀期待的眼睛,实在令人久久不能忘却。

当年,他知道自己误食了药物,便将苏辛伊打晕逃了出来。

当时,那股强烈的药劲在他身体里乱窜,找不到女人缓解,他几乎要被烧爆了。

也就是那么巧,他恰好看到穆柠溪被人抬关进了隔壁的包房里。

看着那道虚掩着的房门,他毫不犹豫的拽坏了两个包房的门牌,大摇大摆的闯进了她的包房。

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不是天大的缘分吗?

虽然他对她说不上喜欢,但在他眼里,穆柠溪要比苏辛伊有意思的多,所以,他就任性的睡了她,还在睡过之后把自己的衣服,以及相关监控全毁了!

第二天,他就出了国,玩起了人间蒸发。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傻女人竟然一直认为自己睡的是什么老头子!

他的身材就那么差,体力就那么差?

既然她认不出来他,时隔五年,他当然也不可能去跟她说当年的荒唐。

可那个孩子,就像他欠下的债,只一眼就看得他心慌。

当年苏辛伊故意吃了排卵药,她能怀孕并不稀奇。

那穆柠溪呢?

她不会一次就中的吧?

她可是个医生啊,她会连避孕常识都不知道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tyau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