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我和60岁的她

此刻我已经放开了道德的约束,只要不将自己的巨蟒捅入儿媳的身体,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在儿媳身上尝试。

儿媳虽然生过孩子,但产后恢复做的很好,花蕊深处依旧如同一样紧致,我的舌头在紧致的空间内疯狂搅动,将一波波粘液刺激而出。

我疯狂吮吸着小娜分泌出来的粘液,感受着小娜疯狂的吮吸,让我饥渴了数十年的身体好像一场春雨浇灌着干涸的大地,这种极致的快感让我已经忘了此刻趴在我身上相互慰藉的女人是我儿子的老婆。

“爸,听强子说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我就是女人,可以让你发泄的女人,你就干我吧……”

小娜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面对着我坐在床上,将两腿分开后,一手揉搓着丰满的巨乳,另外一只手慢慢抠动着那湿润的美缝。

“小娜……”我想要扑过去将肿胀的硬物刺入她的身体疯狂的撞击,可是在准备动身的时候,却迟疑了起来:“不……小娜,我们不可以这样……”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ltyauto.com